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 
  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> 联合资讯 >> 联合资讯
中央定调!2018年经济工作这样干,股市、楼市会……(转自证券时报官方微信)
作者:许岩 孙璐璐 程丹 刘灿邦 张达    发布时间:2017-12-22   点击率:561
 
    刚刚闭幕的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对于2018年中国经济的要求,在经济增长上,强调重“质”不重“量”。
  会议提出,必须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,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,加强党对经济工作的领导,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,坚持新发展理念,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,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,统筹推进“五位一体”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“四个全面”战略布局。
  对于过去每年大家都会关注的中国经济增速目标,无论是3.2万字的十九大报告还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没有提及。证券时报专家委员会委员、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据记者指出,不平衡不充分发展是我们国家面临的主要问题,未来三年的主要任务就是抓重点、补短板、强弱项,具体当前经济中,就是化解金融风险、脱贫攻坚、污染防治。为此,当然最主要的任务不是经济数量的增长,而是提高经济质量的增长。
  而且中国经济也有了向更高质量发展的基础。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.9%,连续9个季度运行在6.7%6.9%的区间,展现出更强的韧性;11月份,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和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,双双降到5%以下,就业成为突出亮点;11月份CPI同比上涨1.7%,连续10个月保持在2%以下,物价涨幅温和;国际收支呈现基本平衡,外汇储备规模逐步回升后保持基本稳定。无论是增长指标、民生指标,还是结构、质量、效益的指标都清晰地表明,中国经济延续着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,并且在向高质量发展迈进。
  中国经济的稳定性与韧性得到了国际机构的充分认可。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内连续四次上调中国经济增长预期至6.8%之后,亚洲开发银行(亚行)1213日发布的最新报告也表示,再次上调今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至6.8%
  作为新提法,新要求,“高质量发展”接下来如何实现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给了明确指示: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、制定经济政策、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,必须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、政策体系、标准体系、统计体系、绩效评价、政绩考核,创建和完善制度环境,推动我国经济在实现高质量发展上不断取得新进展。
  要围绕推动高质量发展,会议要求做好8项重点工作: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、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、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、加快建立多主体供应、多渠道保障、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、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。
  “这是对十九大提出的高质量发展,在政策上更加细化、落地。”潘建成指出,高质量的增长体现三个变革上:质量变革、效率变革、动能变革。质量变革主要有两个方面的体现,产出的产品是中高端产品,高技术、新技术、绿色产业的比重不断上升。效率变革体现在劳动生产率、资本产出不断提高,资源利用效率、单位产比比率的不断提升等。动能要实现新旧动能的转换,由要素驱动转换为创新驱动。
  防控金融风险是重点 金融强监管成常态
  20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,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,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,要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,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、金融和
房地产、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,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,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,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。
  可以看出,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是今后三年的三大攻坚战之首,同时会议强调防风险攻坚战的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。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中心主任曾刚据记者表示,防控金融风险成为今后三年的经济攻坚战的“重中之重”,从中央定调来看,金融强监管将成为常态。
  值得注意的是,防控金融风险的重点内容是促进金融与实体经济、
房地产和金融业内部的良性循环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据记者表示,当前中国金融问题突出表现为三层割裂: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割裂,金融内部的割裂,金融管理与金融运行割裂。金融工作会议重点弥补了金融管理与金融运行的割裂,而在实体经济内部、房地产与其他部门也出现明显的割裂。这些不同层次的割裂是转型期破旧立新过程中的外在表现。2018年是十九大的开局之年,开启新时代就是要在新的思想、理念、动力、逻辑下重建经济金融平衡,这是从过去平衡向新平衡的套利和均衡过程。
  对于金融如何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曾刚认为,其内涵是丰富的,不仅仅是抽贷断贷、债转股服务于去产能去杠杆。供给侧改革的最终目的也不能停留在提高价格改善上游企业盈利,而是“腾笼换鸟”,淘汰低效无效产能、国有企业去杠杆等措施,是为了优化金融资源配置,将信贷资源更多地投向国民经济的重要领域、薄弱环节,投向正处于成长期、上升期的企业,投向“融资难融资贵”的科技创新类企业,降低高负债行业的比重,提高资产回报率正在上升行业的比重,同时服务于去产能、去杠杆和补短板。
  此外,本次会议再次强调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,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,而实现上述目标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“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”。对于当前哪些领域是薄弱环节,陈道富认为,从宏观上看,我国过去比较重视机构、牌照和人员的监管,在功能监管、行为监管上较为薄弱甚至存在大量空白。如何借助市场中介机构,尤其是会计、审计和法律的日常工作贯彻行为监管,如何既避免一刀切,又有效管住真正风险点,这在理念上、政策制定上和日常工作中都是巨大挑战。金融工作会议强化了监管责任并进行了顶层设计,但仍是以分业监管为基础的框架设计,监管协调,包括政策、规则、执行等层面的协调就更显重要。从领域来看,金融工作会议确定的互联网金融、产融结合与金融控股、影子银行、非法金融行为和金融市场秩序等均是目前较为薄弱的监管领域,需要重点加强的。
  “此外,当前又一个较为薄弱的环节凸显出来,过渡期和过渡性制度安排。较为明显的就是对现金贷、资管统一新规等规定上,市场已存在较大规模的存量资产,调整过程需要时间,需要为这庞大的存量调整设计好必要的时间和制度过渡,需要避免政策叠加和共振引发不必要的风险。这是目前较为急迫的监管薄弱环节。”陈道富说。
  曾刚也表示,对违法违规金融活动予以坚决打击,这与之前“凡做金融都应有牌照”、“无牌照现金贷将取缔”相呼应,预计今后三年,在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的协调下,金融监管将逐步实现对所有金融业务的全覆盖、强监管。
 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离不开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。本次会议再次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,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,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增速合理增长。对此,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预计,明年政策利率可能不会发生变化,明年官方信贷增速目标可能也会维持在12-13%的稳定区间,但实际的信贷增速可能会比今年下降两个百分点左右。
  
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步伐有望加快
  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总结2017年经济工作的同时,确定了2018年经济工作的基调和重点。其中,关于资本市场,会议提到要“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,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,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”。
  中泰证券
首席经济学家、研究所所长李迅雷认为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资本市场明年的工作任务,即做大做强资本市场,通过股权、债券融资的方式提高直接融资比重,服务实体经济,并加快培育多层次资本市场,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。
  目前,A股市场已经是全球第二大资本市场,也是全世界第一大新兴资本市场,而且是全世界增长最快的资本市场。但相对我国的经济体而言,直接融资的供给还是偏少,资本市场融资没有真正发挥出配置社会资源的作用,有待进一步改革和创新。李迅雷认为,需加大力度提高直接融资比重,不断丰富直接融资的方式方法,通过IPO让更多符合要求的企业上市融资。“当前总体的融资规模不算太大,还需要进一步通过常态化发行、从严监管拟上市公司质量的方式,放开步伐,切实发挥好股权融资的功能。”
 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,证监会推行新股常态化发行,每周约下发9家新股批文,IPO排队企业数量显著减少,证监会最新消息显示, 截至1215日,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511家,其中,已过会27家,未过会484家。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419家,中止审查企业65家。与此同时,交易所债券市场也出现了“质”的变化,除了公司债
以外,地方债以及可转债等新产品层出不穷。根据WIND统计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71214日沪深交易所共完成1155只各类公司债完成的发行,募资规模合计10610.32亿元。
  李迅雷表示,未来还需发展资产证券化,让企业债务能够转至股权,强化普惠金融,加大对小微企业、贫困地区企业的扶持力度,对相关产业、相关公司进行辅导培训。
  目前我国已形成了包括主板、中小板、创业板、新三板、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等主体在内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,要让这个体系更稳固更完善,必须规范交易所市场的新股发行,全流程、全方位对证券发行进行监管,也必须让新三板和区域股权市场的“塔基”发展得更牢靠,当前新三板遭遇到了“成长中的烦恼”,交易机制不够完善导致市场流动性不足,分层之后进一步的制度供给未及时跟上导致市场信心流失,契约型私募基金、资产管理计划、信托计划等“三类股东”阻碍了企业的IPO之路。
  不少市场人士呼吁在当前市场稳定运行的前提下,打开新三板制度改革的窗口,抚平困扰市场发展的制度鸿沟。
  此外,本次会议还提到,要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,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,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。可以预见,资本市场对违法违规行为的从严监管态势不会改变,强监管继续。
  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
 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,要围绕推动高质量发展,做好8项重点工作,其中多项内容与
国企改革相关。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,要求大力破除无效供给,把处置“僵尸企业”作为重要抓手,推动化解过剩产能;同时深化电力、石油天然气、铁路等行业改革。
  会议还要求,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,其中,要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,完善国企国资改革方案,围绕管资本为主加快转变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职能,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。加强国有企业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,推动国有企业完善现代企业制度,健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。
  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
的重要突破口,国资委新闻发言人近日表示,国资委第三批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名单已经确定,一共31家,其中中央企业子企业10家、地方国有企业21家。
  中国企业研究院研究员李锦认为,以混改为重点的国有企业改革,将形成突破趋势,同时加大“战略性”重组,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等。据李锦预测,未来央企进入大企业时代,目前的98家央企最终重组合并到80家左右只是时间问题。
  国有企业公司制改革也是今年国企改革
的重点任务,国资委日前透露,今年以来国企改革重点难点问题陆续取得突破,其中公司制改制全面提速。中央企业集团层面公司制改制方案已全部批复完毕,各省级国资委出资企业改制面达到95.8%
  据了解,对国有企业实施公司制改制后,有利于实现政企分开,政资分开;同时,公司制改制也是混合所有制改革、企业资产上市以及股权多元化等一系列改革的前提。
  记者注意到,今年两会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提出,2017年要在控制总杠杆的前提下,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。在此之后,7月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将降低国有企业杠杆率放到了核心位置。
  李锦认为,2018年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将以去杠杆为重点,减少国企负债率,稳住债务,同时还要提高供给体系质量。“过去大家觉得风险来自增长速度下降,所以重点提保增长、稳增长,目前已经明确风险来自金融,而不是增长,防范金融风险成为未来一段时间最重要的问题。“
  在李锦看来,目前很多金融风险爆发是债务引起的。就民营企业而言,负债率不高,而国有企业普遍存在负债率高的问题,并且部分已经超过警戒线。“因此,中央提出去杠杆的重中之重是国有企业,要坚定不移要把国有企业杠杆率降下来。”
  国企去杠杆同样需要直接融资市场的发展,上交所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施东辉近日表示,目前金融去杠杆的最佳方式是在增量上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市场,并从五个方面着手进行改革。

 
CopyRight 2017 All Right Reserved 宁波联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地址:中国浙江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东海路1号联合大厦 电话:086-0574-86222256
浙ICP备15005131号-1